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者风范的博客

我的家乡江北水城—聊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驻足留观那尊生命  

2014-10-30 07:51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岁月的车轮在飞转,少有颠簸,虽不属片片坦途,却也一路平安;鲜有顺帆,终没有那么多撕心扯肺的沟沟坎坎,弹指间便丢下青春,悄然离开了华年。
  一如小草在路边,早把尘土的袭扰和人群的践踏习惯,顽强地把日月起落迎观,一如既往地将绿意懵懂浓现。
  没有多少忧虑,只有些许乐观豁达相伴;没有多少遗憾,只因没有救世的雄心把胸宇充填。
  钦羡“难得糊涂”的境界,却苦于没有那样的实际感念,仍徘徊在糊涂的人事里边;喜欢“一览众山小”的场面,几乎没有那样的机缘体验,“酸”于人云亦云的“高处不胜寒”前,其实不知晓“高处”的深邃内涵;巴望深谙某领域的“高原”,其实从未没有走出过该领域的“低谷”,甚至是深陷“泥潭”,只为满足生存的那点衣食住行的原始祈盼,就耗尽了青春的年限。
  看似有所追求,实则又好像无所事事;看似忙忙碌碌,实则又有点北辙南辕;看似侃侃而谈,实则纯粹是胸无“锦绣”的市井胡语乱言。
  那紧紧贴体的东西,只有融入骨髓的理念、感觉和习惯,这个理念虽不只围着自己转,却也很少围着集体和民族利益画出圆圈。
  他说无论他怎样表现,没有人稀得看。他有过“风吹草帽扣鹌鹑”的小小运气,有过求学的点滴快乐与零星的艰难;有过“羽扇纶巾”的英气,有过相遇的心潮澎湃与相知的步步欢颜;有过“凭栏处”的豪气,有过追求事业的无奈和奋斗目标的折断;也有过摔倒“从头再来”勇气和失利后佯装的凯旋。
  曾梦想做世外桃源的陶潜,遮蔽一切世间纷扰,享尽自在悠闲;曾择选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、“任尔东西南北风”,不成想那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煎熬实在难言;那一曲“枉凝眉”真的是“小曲好唱口难开”,任凭他怎么下功夫推演,最终落幕于枉然。
  只有一个“为人服务”的习惯还时常在助力往来人前,最朴素的感恩情愫是之源泉;怜悯、同情弱者的心理唆使是之慷慨解囊与释放道德劝言的入场券;忘我地行善,无暇注意别人递送的橄榄,臆想搭建梯坎时,年龄的优势也已过站,一世的努力如果现在划一句点,那“大事年鉴”犹如空中楼院,却无半点根基放眼一观。
  唉,人不过是万千精灵在时光隧道中的一个匆匆过客,喜怒哀乐也不过是个人受了环境影响而产生的一种自然的应激表现,这或许给别人带来快乐和勉励,抑或带来恶果和不满。一股火葬的青烟还有人稀得看,一段悼词还有人稀得评点,一种缅怀的声音还在死后唏嘘,那就算活得有点板眼。
  不叹惋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那是一种不错的归宿与荣誉奉献,大自然慨然允诺你可这样,就应“谢主隆恩”,哪怕一生“死水微澜”也不足抱怨。
  想想孔子如何,其儒家思想被封建社会统治者奉为法宝近两千年,而他却贫困潦倒于周游列国间,落得个死后多少次沉浮褒贬,被口水反复冲涮。
  能不能叱咤风云不打紧,是不是弄潮儿也无所谓,关键别把自己的一生弄得清苦连连,诚然,历史事故酿就的不算。
  别学李白的恃才傲物吧,当然也没有那个才;别学岳飞的愚忠吧,当然要洞悉君王的主张与意见;别学张居正的一意孤行吧,当然要关注主流力量的利益勾连。可以“走自己的路”,但不能随意“让人们去说”,不和大多数人的意愿捆绑,注定只能剩下没有血肉的豪言。
  省省心吧,他放言,自己不过是一粒半空中的随意被风吹拂的尘埃,哪里驻脚自己无力决断,要看风的心态和本愿。
  他只企盼,别擅自动转他那些打成捆堆积在箱底的时光和泛黄的信笺,那是收存好的人生食粮与干柴,等一块皑皑的白色覆盖灵魂的时间,才会小心地抽出一个个章节慢慢咀嚼回味、慢慢点燃取暖。
  驻足留观那尊生命,华年已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